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童年燒土炕

來源:運城晚報發佈者:時間:2021-01-11

□支懷龍

每當氣温驟降,朔風怒吼的寒冬季節來臨,我總會想起小時候在家鄉幫媽媽燒土炕的往事。

我的家鄉支社村,位於絳州汾南峨嵋嶺上,因地處丘陵,溝坡縱橫,交通不便。人們與外界交往甚少,村野中常見老牛慢慢地吃草咀嚼歲月,彷彿日子也凝固了,只有鄉間小路上腳印覆着腳印,日子覆蓋着日子。從我記事起便深知,人們平日燒火做飯、冬季取暖,都以柴火為主要燃料。在本村上小學時,每年秋風掃落葉開始,放學後我便去地裏摟柴草樹葉。上凍前,我家場院裏已積攢了小山似的一大堆準備越冬的柴火。

按照晉南民居的傳統建築格局,一般農家院落主房坐北向南,多為“三間兩頭隔房”,即:中間為客廳,左右為卧室。上間供長輩居住,晚輩們則住間口較小的偏房。與客廳相鄰的兩間卧室隔牆上方都留有放油燈的小窯窩和一個木格子小窗户。後來家鄉通了電,小窗户安了玻璃,挨窗吊個電燈泡,一舉兩得,可照亮裏外兩個房間。在爺爺、奶奶住房的隔牆外,備有一套現成的通炕鍋灶,冬天我們便將屋外角房的灶具搬進室內,給全家人燒火做飯。飯做好後,一家人圍坐在炕桌旁,飯菜香味瀰漫了整個房間,全家老幼其樂融融。

小時候,我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一日三餐,炕頭總是熱乎乎的。而我父母的卧室因為白天沒人,冰鍋冷灶,則是另一番景象。父母成天在地裏幹農活,媽媽還得為大家做飯,白天都沒工夫進自己的卧室。這些我都看在眼裏,記在心頭。

一天傍晚,趁媽媽正在和麪做晚飯,我悄悄用鐵簸箕將媽媽卧室炕洞裏的灰掏乾淨,從場院裏抱回棉花柴、高粱稈,裝了一筐引火用的碎末柴火,偷偷幫媽媽燒起炕來。看到炕洞裏爐火通紅,濃煙順着炕道盤旋繚繞,直往煙囱裏抽,想到能幫媽媽乾點活兒,我心裏樂滋滋的。因平日常陪媽媽燒炕,我懂得要掌握火候。看到火苗燒旺了,堅硬的柴棒打了彎兒,便取出鐵火盆,在盆底墊點灰,用炭杴將燒紅的柴棒裝到火盆裏,上面蓋一層灰將火壓住,再扣上鐵箅,將火盆放在安全的地方,用火盆驅散室內寒氣。最後一道工序,是往炕洞裏覆蓋一層厚厚的麥糠或穀糠之類的碎末狀柴火,防止柴火再迅速燃燒起來,然後蓋好炕洞口,讓那些尚未充分燃燒的柴火慢慢燃盡。

事後,媽媽驚喜萬分,全家人都誇我乖巧、懂事。此後每年冬天,我都會主動幫父母燒炕。12歲時,我考入縣城第一高級小學,冬天每逢禮拜回家,仍堅持給父母燒炕。

這是發生在半個多世紀前的往事,如今我已由一個頑童成為八旬老翁,家鄉也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鉅變,人們早已告別了用柴火作燃料取暖的時代,用上了節能環保的天然氣、大暖。千家萬户温暖如春,人們盡享着人間天堂般的美好生活。燒土炕,也成了我童年時一段難忘的記憶。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